胡杏兒:只對自己狠

稿源: | 作者: 張明萌 張宇欣 日期: 2021-03-01

“走出了動物園,在野外不一定找得到食糧,也不知道會面對什么樣的環境。但我覺得人只活一次,還是可以去嘗試走出去看看這個世界”

四十年的人生里,胡杏兒有過三次出走。她人生的困境與坦途亦來源于此。

第一次她12歲,從香港到貝爾法斯特念中學。最初幾年,自卑和鄉愁攪得她心情像這座北緯54度的城市一樣濕冷。第二次她19歲,從香港科技大學休學進入TVB,本想先休一年,卻再沒回去過。第三次她35歲,效力TVB16年后,她約滿北上;不久結婚生子,忙于人生大事的同時,也未消失在熒屏上。

幼年時,胡杏兒比大多數同齡小孩先感受到“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悲涼。8歲那年,父母離異,她與兩個姐姐隨父親生活。她奉父親之命去貝爾法斯特,是借了公務員津貼的利好,亦是遵循兩個姐姐的求學路。在香港念小學時,她不怎么讀書也可以過關,上了初中一年級考最尾,去北愛爾蘭重新開始。剛到時,英語不好,沒有朋友,考試除了數學什么都不會。天寒地凍沒帶給她多少暖意,她只能每天開口練習,最終說的一口愛爾蘭口音英語,花了很久才更正過來。在這一點上,她挺像父親。父親讀書少,在她印象中,他常拿著英語字典苦讀,終于能夠用流利的英語和上司談話??朔苏Z言關后,她的成績慢慢追上來,中學會考拿了5個A;參加了合唱團,唱了兩年女高音;和同學們打成一片。

那時,胡杏兒每個月僅有300港幣零用錢,每天10塊要用于應付三餐、交通和同學間的社交。她常為了省兩塊公交錢選擇步行,用書信代替電話與父親交流,也習慣了在同學聚餐時找借口推脫。13歲那年暑假,她回香港找了家茶樓做點心妹,碰見舊同學,在他們面前做生滾粥,七天賺了一千元。本想借此賺些零用,但沒做下去——她受不了煤氣,發燒生病了。

畢業那年,胡杏兒申請了英國幾所大學,都拿到了錄取通知書。公務員津貼只到18歲,再讀下去需要自費,她知道家中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撐異國求學,提出申請只為證明自己真的可以,轉頭回香港科技大學讀生物化學專業。她是一個標準的理科生,做事有條有理,遇事不慌不忙。說話邏輯嚴謹,少談感受,多聊方法。這些習慣延續至今。對于一個演員來說,這或許不是最適配的天分,但要應對香港小姐的選舉已經綽綽有余。

懂事如她,回國已經算好父親退休時間,不想讓他開出租車或當保安員貼補家用供自己讀書,籌謀著自負營生。朋友邀她選香港小姐,TVB在清水灣,就在科大隔壁?!拔乙稽c也不傻憨憨,我有很大抱負的?;叵肽顣鴷r真慘,見到美麗的東西沒錢買,不想父親的負擔太大,那便選香港小姐去?!?/p>

胡杏兒身高1米72,平日也會兼職當模特。那年她19歲,在一撥選手中算年輕的。經過了密集的儀態、表情等訓練,她一步步進了決賽,穿著泳裝、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在舞臺上,微笑從頭到尾掛著,嘴角弧度像尺子量過,19歲的天真從規定表情里溢出。在決賽的互動問答環節,主持人問在場的選手“你覺得誰最像陪跑的人”“哪位佳麗最囂張”時,無一人選她;但問到“你們覺得幾號佳麗是輸不起、一輸就發神經的呢?”有一半人選了她。她對外的好脾氣和對內的狠勁兒,身邊的人都能感受到。她拿了季軍,第一個電話打給了不支持自己參選的父親,“爹,我得咗嘞!”

進入TVB后,日子陡然艱難。2001年,她出演的第一部劇集《錦繡良緣》出街,收視評價尚可。合家歡的劇集,熱鬧熱鬧便罷了,她的熒屏形象竟由此定下來。從這部開始,《婚身乏術》《鄭板橋》《絕世好爸》……整整兩年她都在出演各種TVB花旦小生的妹妹,性格可愛,努力乖巧,天真惹人愛。一部兩部討喜,三部四部頻率略高,五部六部惹人生厭。即便《流金歲月》里的傻妹妹拿到了TVB臺慶的“我最喜愛的飛躍進步女藝員獎”,也沒讓這個局面發生根本性的轉變,只是隨著年齡增長,她從好妹妹演成了乖媳婦。被90年代TVB優秀劇集和演員們養刁了胃口的師奶們刻薄起來毫不留情,哪怕她僅僅在劇集中作配,也不得不面對日漸增多的差評。更多時候,她連評價都來不及看,因為生活已經被TVB藝員每天20小時的捱更抵夜填滿。

但她仍然開心,賺錢一度是她安全感的來源?!翱赡苁切r候父母分離的影響吧,很多事情就需要自己打算。如今賺到錢了,可以養家了,很開心。我愿意吃苦的?!?/p>

那時的胡杏兒并不符合TVB傳統意義上的女主角需求。TVB的職場劇常展現香港現代都市女性的獨立灑脫,女主角多是五官凌厲、眉眼銳利、走路帶風的形象。古裝劇中亦充滿了現代女性的影子,烏廷芳、呂四娘、如妃……個個氣場十足。外表柔和、經歷簡單的胡杏兒很難在這些角色的競爭中占有優勢,只能在一些不痛不癢的合家歡劇目里打轉,偶爾在商戰劇中露臉,作為刀光劍影的調劑。

在一次與林燕妮的對談中,她說:“我在等待一個好角色,一個大家沒見過我演的角色。這幾年我演太多好人角色了,好到不真實似的。在觀眾眼中,我是個大女孩,不工于心計那種,那跟我本人有距離的,我懂得保衛自己。我會作最壞的打算,有點悲觀,很怕跟陌生人接觸,害怕別人傷害我。我是鱷魚頭老襯底,外表很勁其實內心很驚惶,會焦慮的?!彼偷米⌒宰?,分到什么演什么,像自己的角色形象一樣乖巧。演的時候鉚足了勁兒,脾氣好人緣不差,前輩愿意教她。理科生講方法論,漸漸摸索出門道。

2005年,無線一連播出五部由胡杏兒主演的劇集,令她躋身一線花旦之列。次年,她接了電視劇《肥田喜事》,增胖42斤出演女主角何美田,引發關注。在數個采訪中她多次回顧那段日子,吃到不想吃還得喝健身奶粉,泡在水里粉紅色像一團泥,現在想著還會生理性反胃。那段時間她不出門,八卦雜志早傳開了她增肥演戲的消息,出去就會被拍?!案杏X全香港人都在看著我胖起來?!彼齼赏缺緛韸A不攏,中間有條縫隙,有一天縫沒有了。助理上門找她,開門的一刻呆在原地,她知道自己增肥成功了?!拔腋试冈龇?,因為不增肥便沒有女主角做,那就讓所有觀眾看著我做,我不可以失敗的?!北M管何美田一角在當年臺慶頒獎禮上顆粒無收,但胡杏兒對自己的狠勁兒留在了香港觀眾的印象中。瘦子增肥、美女扮丑、聰明人演傻子……在折騰自己這件事上,她從不手下留情。在素來有“打好哩份工”傳統的香港演藝界,胡杏兒的行為得到一致贊許。


《肥田喜事》 2006

TVB的另一傳統是“熬”,除非你是天降紫微星,不然就得一步一個腳印乖乖來。經歷過老將離巢、新人輩出,胡杏兒從乖乖女熬成了中流砥柱。角色變多了、演技進步了,最佳女主角年年入圍,卻總是拿不到。直到2011年,胡杏兒在當年TVB萬千星輝頒獎禮上一舉獲得“我最喜愛的電視女主角”“最佳女主角”“非凡風采女藝人獎”。媒體標題是“胡杏兒熬10年當‘一姐’”。

領獎臺上,她難得失了理性,聲音哽咽,激動得語無倫次,甚至開始談到愛情。十年過去,她沒有了嬰兒肥,被歲月打磨出一些凌厲,內里的狠勁兒開始外化,獎項的肯定給了內藏勇氣一個絕佳出口。

2015年,她與TVB合約到期,北上尋求新的發展。期間結婚生子成了母親,但放不下演戲,2020年出現在《演員請就位2》的舞臺上。內地觀眾驚訝地發現,她雖然來自香港,但普通話很自然,那些舌尖的磕絆很少出現。她笑著將之歸功于小時候家里常放鄧麗君的歌,可與她同齡的香港藝人這些年紛紛北上,有幾個小時候沒聽過鄧麗君?

三次出走里,胡杏兒都將困境走成了坦途。在北愛爾蘭學英語的胡杏兒、在TVB學演戲的胡杏兒、在舞臺上說著流利普通話的胡杏兒三位一體,她從沒變過。

眼前的胡杏兒穿著毛衣、披著披肩,紫色羽絨服脫在一邊。房間里暖氣不大,她時不時攏一攏肩膀——還好,這里沒有貝爾法斯特那么濕。歲月將她的五官洗練得更分明,下巴較從前尖了些,但眼睛下方的皮膚,笑起來仍然會微微凹陷,能看出當年那個鄰家小妹的影子。在《演員請就位2》的舞臺上,胡杏兒挺拔的身子透著自信,從節目開始一直備受導演們的好評,在決賽舉起了最佳演員的獎杯。40+女演員的困境似乎從未在她身上產生過消極影響。過去四十年,她早就習慣將困境化作用在自己身上的狠勁。從前的胡杏兒沒有安全感,四處游離,對外柔軟、對內發狠,她用狠勁抵抗過離別、寒冷、貧窮、抨擊、失意,也用柔軟接受過贊許、獎項、親情與愛情?,F在,成為母親讓她的生命發了光,兩個孩子讓她的柔軟與強大合二為一,有了新的路徑,也指向新的歸途。


對話胡杏兒



胡杏兒在 《演員請就位2》 短片中飾演拉韞


我還不夠努力

人物周刊:《演員請就位2》中,陳凱歌導演說你是一個很理性的人,你也提到,如果是普通話臺詞,你會把表演過程至少在腦袋中過一遍,以便控制住表演。這是你這些年來摸索出來的表演習慣嗎?

胡杏兒:其實應該說不是摸一次,是摸無數次,畢竟普通話不是我的母語,我要確?,F場沒有錯誤,就必須記得很清楚,在演的時候又要把這些臺詞都忘掉,才能呈現得真實自然。我在香港拍戲肯定不是這樣的,我不需要記這個字怎么說、調是怎么樣。所以這確實是我的一個表演習慣,但你說我什么時候開始的,我也不知道。因為我09年已經來(內地拍戲)了,是用普通話去演戲的,慢慢累積經驗??赡苓@一次節目真的把能力逼出來了,必須在短時間內把這些臺詞背好,把它演出來。

人物周刊:你是傾向于方法派的演員嗎?

胡杏兒:其實說實話,以前在TVB我不會有這么多時間去跟導演溝通、每一場戲跟對手摳戲,都是在一個很趕時間的情況下完成的。在《演員請就位》,導演每一場戲、每個鏡頭、每個表情跟你摳,其實是很幸福的一件事。這也是這個節目讓演員很開心很過癮的地方,有導演摳戲,你就會理解原來塑造一個角色,可以從這樣的一個角度(出發),而不是像自己一直以來覺得的那樣一定要怎樣演。

像第三期的《F小調》,我的理解跟導演挺不一樣,一開始他的處理就讓陳艷秋這個角色我覺得更討人喜歡。我自己可能就會覺得既然我是一個富婆,我這么有能力,這么有實力,這么有錢,肯定是對所有人的要求都很高,人家不聽我的話,我就肯定不允許。所以像我跟王鏘的那段戲,我就抱著他想親他,但是他抗拒我把我推開,我第一反應會覺得我付你錢了,你是不是應該尊重我一點。我當時跟他說你干嘛要推開我?我的情緒應該是比較不開心或者兇一點或者是不滿意。導演的處理是你可能對于別人的感覺就沒那么在意,還可以笑笑地跟他說,你怎么就推了我?這就是一個例子,他會把這個角色處理成這樣,就變得很不一樣了。

人物周刊:你沒有受過科班訓練,但是現在以一個成熟演員的狀態讓大家不斷看到你的作品,包括在2003年的《流金歲月》中,你演丁善茵也獲獎了。演戲對你來說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嗎?

胡杏兒:首先謝謝你們的夸獎。走過來肯定是一步一個腳印。我沒有學過,但有一些機會,透過每一個機會去學最基本的東西,可能就是你先不要擋別人的鏡頭,別擋別人的光,這些都要透過實戰去學。很多人覺得拍戲不就是把情緒演出來、把對白說出來,不是的,背后還是有很多技巧上面的東西。比如走位怎么讓畫面呈現得好看一點?都要學。

我覺得演戲第一重要的是你不能camera shy,有鏡頭對著你,你就僵掉。其次你本身是不是害羞,害不害怕在別人面前表演,如果你很抗拒,你就做不了演員。我沒有那么害怕,也沒有那么害羞的。要么你就不要選這一行,既然選了就肯定是要演的要做的,沒有那么多時間給你去適應。當然記性也要有。所以當時《流金歲月》里面的茵茵,她是智障人士。我理解的茵茵就是一個小孩,我平時看到那些五六歲的小朋友在房間里面亂跑,什么都要碰一碰,要粘著自己的媽媽,說話也沒過腦子的。往這個方向去演,這個角色是很好演的,因為她的行為沒有對錯,怎么演都可以,趴在地上轉也可以。只要你有膽量,有能把自己放下的態度,就能演好。

我會觀察生活,但我不是那種很極致很努力的人,也還沒有努力到寫論文的程度,有很多演員真的會給自己寫個人物小傳,我喜歡理科,不喜歡作文,你要我寫一大篇文章出來,我寫不了,我沒有那樣的幻想力,讀書的時候我只能選一些比較“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理科科目。我主要在心里面想,戲份太多的時候標注一場戲大概的情緒、前后的經歷,捋一下劇本。我覺得我還不夠努力。

人物周刊:汪明荃曾經說你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你覺得呢?

胡杏兒:我覺得她對自己的要求比我高很多,她至今還在要求自己做到最好。我從她身上知道一個有自我要求的演員做到最極致的狀態是什么樣的,相對于她來說,我還是沒夠格說對自己要求高。其實在TVB演戲,如果對自己沒有要求,很快就會被刷下去,那里有競爭的。首先要準時,對于你的角色要了解,要熟讀劇本,這些都是很基本的,當然當這些都做到的時候,其實你已經在要求自己,因為如果沒有要求是做不到的,不一直把自己的精神百分百拿出來是做不到的。所以我覺得所有經歷了TVB的演員,都對自己要求非常高,因為我們有高強度的壓力,沒得休息,但是作品出來還是很好。


《我的野蠻婆婆》2005

人物周刊:你對自己在TVB的劇集滿意嗎?

胡杏兒:我覺得比較深刻的是《我的野蠻婆婆》。當時整個拍攝的環境非常好,有很多很好的前輩帶著我們。那也是我第一次演喜劇,我經??粗苄邱Y的電影,非常喜歡他,但真的是演完這部劇之后,才明白原來演喜劇比演悲劇更難。

現在回看的話,其實我一開始的那些角色都不太是我喜歡的角色。說實話,那些很討巧,是一些很開心的角色,很樂觀,但沒什么性格。當然肯定是有這樣的人,只是能演的反差或者情緒沒那么多,演起來沒那么過癮。不停演這種類型的角色會很乏味。但那也沒辦法,因為在那個年齡段就是要一步一步做起。

演員比較被動的,給什么劇本,只能盡力演好。劇本是一個框架,演員很難跳出這個框架,一個大好人能怎么樣演得很特別?其實是很難的。我演了幾年覺得自己沒有什么突破了,后來大家看完《肥田喜事》,對我關注度很高,又會覺得“她又有什么花樣要弄出來”,其實對于我來說,我也沒有想一定要弄什么樣的反差出來,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后面跟前輩聊天,當時我和劉松仁老師合作了一部時裝劇,他是一個非常棒的演員,塑造角色非常厲害的。我就問他,我面對這樣的問題,怎么樣可以跳出框框,怎么樣把這些我覺得很乏味的角色弄得沒那么乏味?他跟我說,要利用對手??赡苊總€戲的角色都是那樣,但是對手不一樣,對手的timing也不一樣,可以從他身上拿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我才有了新方法。

人物周刊:現在回看自己的劇集會想什么?

胡杏兒:不用看了,肯定不夠好。(笑)


胡杏兒與陳凱歌導演


有機會來內地的話我盡量都會來,我不怕辛苦

人物周刊:到內地拍戲需要適應嗎?

胡杏兒:說實話也沒有什么適應不適應,我在國外長大,適應能力很強。我用普通話演,要每天晚上練臺詞。那些字怎么讀,哪個是翹舌,哪個不是,準備好明天的拍攝。大家都是中國人,你吃的東西不會說不習慣,住酒店還帶著一個助理,我覺得已經很好了,沒有很苦,反而是休息的時間更多,開工也不會開二十多個小時,有時間去看劇本、背臺詞,

人物周刊:用普通話演戲是你的自我要求嗎?

胡杏兒: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我要求,反正我覺得既然有這個基礎的話,可以把戲變得更好,可以做得到。

人物周刊:從2009到2012年,你在TVB拿了非常好的成績,同時也在內地發展,當時你是怎么考慮的?

胡杏兒:其實挺被動的,在被動的情況下,我會為自己爭取各種各樣的機會。我在香港每年有幾個戲自己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戲,反正公司說接下來就要拍這個要拍那個,完了可能會有一個空檔,我就會接內地的戲。其實很多都要運氣。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比較難去規劃我要怎樣。但我確實是一個挺為自己爭取的人,有機會來內地的話我盡量都會來,我不怕辛苦。

人物周刊:可能別的藝人有空檔會選擇休息,但你選擇工作。

胡杏兒:我是那種休息了幾天,就覺得我怎么這么無聊,我沒事干,我是不是應該工作?可能習慣了高強度工作的狀態,反而覺得那才是我感覺最舒服的一個狀態??赡苁羌依锏某砷L背景都會讓我覺得有機會不要放棄,因為畢竟我還沒有做到完全可以Relax下來,可以挑工作,可以休息。經濟上我還是想自己變得更安穩,更有安全感。去追求這個東西,動力就會更大。

人物周刊:隨著事業越來越成功,現在你還有這么強的安全感需求嗎?

胡杏兒:演員還是比較敏感、感性的,沒有太大安全感,會對自己要求很高。拿到一些認同認可、一些獎項,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勵,慢慢覺得我是不是也可以開始休息下?當然我也真的做了,2011年底到2013年都是一個比較放松的狀態,有一定的存款,這么多年來也努力了,爬到了一定的位置,無論是心靈上或者經濟上開始有安心的感覺。

但我考慮是不是可以做多一些自己想做的東西,比如我希望去內地多一點,跟不同的團隊合作,然后可能香港的戲就拍少一點了,畢竟香港觀眾看了我十幾年??赡芄疽灿X得你們這幫人拍了好多年了,他們要開始捧一些新人了。我開始慢下來了,發現自己這十幾年來沒有怎么生活過,90%多的時間都在工作,沒有怎么跟家人相處,沒有什么朋友,談戀愛也沒有時間;就覺得是不是要找回我自己,要生活一下,之后也可以把這些生活的東西放到戲劇里面。所以那幾年就進入了一個沒那么拼的時段。


《奪命金》2011


挺慶幸我是一個勇敢的人

人物周刊:身邊的人對你參加節目怎么評價?

胡杏兒:他們挺佩服。我來這個節目之后,收到了很多以往合作過但很久沒有聯系的同行,還有一些TVB的老同事、導演的消息,他們都覺得,“你是在給我們TVB爭光了?!蔽覜]有這么想,但我確實覺得我可能也代表了他們心里面的一些想法。這些年有很多可能在香港的人來內地打拼,開拓自己的事業,他們看這個節目,看到我的一些表現,我說的一些感言,他們也會很有感覺,我也挺開心的。我不想丟他們的臉,同時我至少代表著我以往的公司,證明這個公司給了我很多。我自己身邊的朋友都會覺得我挺大膽的。

人物周刊:出乎他們意料嗎?

胡杏兒:有一點,他們會覺得我沒有必要來。但我覺得不停去追求的時候,才會有進步,你覺得夠好了,就會停留在那。所以我不會覺得說我已經是什么所謂的視后我就不能來,那個都是虛的,是別人給你的,不代表著一切。我覺得還是透過一些作品讓人家知道你的能力。

人物周刊:參加節目時,你說你該回來搞事業了。生活重心放回工作的話,在家庭上的時間就沒那么多了。

胡杏兒:我覺得家庭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肯定是工作上的時間相對減少了,沒以前那么拼了。有一些演員直接就搬來內地了,有什么工作隨時能去,這樣對工作很方便,但是我不能,我先生的公司在香港,很多親戚朋友都在香港。反正有好的機會,我還是會為自己的事業爭取一下。

人物周刊:在孩子的教育上你有什么計劃?

胡杏兒:他們還小,三歲和一歲半,我肯定是希望可以教導他們,讓他們有好的價值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喜歡什么。我不希望他們不太知道自己的想法,挺痛苦的。如果透過我的行為,他們看到爸爸媽媽對于自己的工作很有要求、很有追求,可能會覺得做人就應該這樣。

我覺得最重要是他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不是半途而廢、三分鐘熱度,對任何行業都是最重要的是什么?真的是堅持嘛。不用說要賺多少錢,至少在自己的領域里面,可以做到有滿足感,讓自己開心,很重要的。

人物周刊:這些是來自你家庭的教育嗎?

胡杏兒:沒有。我爸爸是一個傳統的中國男人,不太懂得去表達。我自己當媽媽了,覺得教孩子這些很重要。其實你不教他社會會教他,我爸爸就是沒有教我,所以我入行以后,透過工作才學到很多東西。

人物周刊:你曾說你是一個比較悲觀的人,現在還這么覺得嗎?

胡杏兒:反正我不是一個特別樂觀的人,有些人特別開心,無憂無慮,我不是??赡軓男∪?,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去承擔和面對,就很獨立。那肯定就不會像一個公主無憂無慮。又因為要自己面對很多問題,就把事情想得沒那么好,要面對的時候就會有準備?,F在還是這樣的,但是可能沒有以前那么有危機感,有了人生經驗,懂得去面對很多事情。

人物周刊:之前你提到,在TVB像是被保護得很好的小動物,在內地發展五年多了,你現在的感覺是怎樣的?

胡杏兒:感覺來了一個更大的地方,沒有說赤裸上陣這么夸張,是從一個受保護的環境跳出來了。為什么我會用動物園這樣一個形容詞?不是貶義,是因為動物園里面有各式各樣的動物,定時有人給你喂食;你呢,沒有工作就沒有得吃,賺的錢就是動物的食糧。但是走出了動物園,在野外不一定找得到食糧,也不知道會面對什么樣的環境。但我覺得人只活一次,還是可以去嘗試走出去看看這個世界。

人物周刊:你有過憂慮嗎?

胡杏兒:我不會想,不用想,想也沒用。行動就好。我挺行動派的,我挺慶幸我是一個勇敢的人。我會覺得失敗了就失敗了,但至少嘗試過,而不是一直想我在家里會怎么樣,沒有用的。

(感謝何豆豆在采訪中提供幫助)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1 第5期 總第663期
出版時間:2021年02月1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青青青青久久精品国产_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_中文字幕午夜福利片_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日本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